植物珍丝床品行业拿什么取悦中产女性?
日期:2019-09-12

  前段时间,一则售房平台的数据报告刷遍了朋友圈和微博。2018年,中产女性单独购房的比例达到46.7%,为七年来的高峰,几乎追平男性。其中,30岁以上单身大龄女青年购房者比重逐年增长,比例高于平均值。

  这个超七千万人的女性群体,正用实际行动引领着未来的消费市场,她们已经不需要通过取悦男人来获取快乐了,恰恰相反,她们可以自己取悦自己,并且左右商家来取悦她们。

  2019《中国中产女性消费报告》指出,中产女性在消费时为看重性价比和品质,其次才是需求程度。在理性消费和跟风式消费升级并行的趋势下,中产女性面临着新需求养成、旧需求升级、硬需求趋同和软需求提档的共同消费心理,这使得商家和品牌不断求新求变,而唯一不变的是满足中产女性对“好货不贵”的核心诉求。

  在家居生活这类软需求上,中产女性面临着消费提档的需求,通俗讲,就是从“将就”到“讲究”。她们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也拒绝繁琐的护理程序,更希望家居小件美而精,使用周期长的物件舒适耐用易打理。对于床品来说,她们喜欢真丝的使用体验,却又对繁琐的后续保养望而却步,这让她们宁可退而求其次,用真丝睡衣的需求来代替真丝床品。毕竟,从性价比的角度来讲,真丝睡衣的迭代比床品更容易。

  然而,舍弃了真丝床品并不代表中产女性对于床品选择了将就,恰恰相反,她们对于床品的要求更为苛刻,舒适、实用、美观缺一不可。她们总是随着季节更换而频繁地更换自己的床品,为自己的品质生活提供一点新鲜活力。在面料的选择上,全棉和天丝类产品是她们为青睐的布种。

  2018年,因为消费带动,全棉类家纺终端单价出现了6%以上的涨幅。不过,对于高价值的高端床品,小城中产仍会注重价格因素。一二线城市中产女性更追求品牌化、高品质化,三四五六线城市很快接受新兴品类,但普遍不会接受高价位。在家纺行业,很多业内人士把埃及长绒棉奉为黄金棉类,认为只有它才能取悦中产女性苛刻的审美需求。然而在实际销售中,中产女性的选择经常会跳过埃及长绒棉,而直接选择价格更为亲民的长绒棉类床品。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它的价格过高,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埃及长绒棉为突出的一个优点是纤维拉力强,在同等织造工艺和支数面前,高强力的布料往往牺牲了一部分的柔软性,在手感上会有细微的差别,更为板硬。挑剔的手感和敏感的价格逻辑决定了埃及长绒棉无法成为中产女性的宠儿。

  在整个中产女性的消费领域里,床品行业有一个崭新的名词总是被不断提及,植物珍丝。到底是什么植物珍丝,它到底是靠什么取悦了中产女性,被她们所青睐并津津乐道地传播?

  这个由江苏超感床品研究中心研发的套件系列,脱离市场正常的长绒棉+普棉的惯有做法,全部都选用37毫米以上的阿瓦提长绒棉为原料,这种面料的出现提升了整个家纺行业的面料水准,在同样的根数条件下,光泽度和手感体验都有了质的飞跃。很多中产女性选择它的理由是把它作为真丝的平价替代品。它虽不是真丝,但手感和光泽度比肩真丝,比真丝更容易打理,性价比极高,也因此获得了中产女性的青睐。

  高学历、高收入的中产女性独具“天生决策者”的眼光与魄力,她们比以前更看重能体现自我风格的品牌,具体到购置床品时,她们越来越注重健康面料带来的舒适感和永无后顾之忧的体验感。她们要求自己的寝居用品是安全的,不含任何的有害化学成分,不对自己和家人的健康造成任何困扰。

  而在纺织品常用的B类标准中,甲醛的含量只要低于75就算合格,并不是全部都是无甲醛产品。而植物珍丝的甲醛含量经过质检,是属于婴幼儿级别的A类标准,在含量和安全标准上远高于B类和C类。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个中产妈妈,你的宝宝完全可以和你睡一个被窝,而不用担心会有任何健康隐患。

  在女性职业生涯中,中产女性获得的不止于财富的提升,还有自我意识的觉醒。在消费行为中,她们更愿意忠于本心,取悦自己。

  2019年《女性中产消费报告》显示,无钢圈、美背文胸的销量激增,中产女性选择文胸的焦点从关注形状变成关注自身舒适度。比较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在文胸消费领域,整体数据上A罩杯增多,C罩杯减少。难道是现代女性的胸围都变小了吗?事实是,过去的女性倾向于在自己的可选罩杯中,去选购大的那个,然后在钢圈和束缚的包裹下,制造出更为立体的效果,以此取悦他人获取自信。而现在的中产女性却更在意舒适度和自己的喜好,也不care别人怎么看,自己开心重要。

  在床品的选择上,中产女性也保持了一贯的我行我素,只选对的,不选贵的。舒适度一定要恰到好处,手感、厚薄、顺滑度、透气度、柔软度都是必要的考虑因素,女性在这些微妙的感官选择里总是占据优势,正如她们能从成百上千个口红色号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款,她们也能从琳琅满目的床品世界里找到适合自己的那一套植物珍丝。

  其实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不管多少收入,对美的追求,是不分年龄不分收入不分阶级的。只不过,中产女性接受了更高的教育,她们做着更体面的工作,能接触到的世界更为广阔,对于美的把握更为精准和挑剔。你必须让产品显得高于你实际用户所在的层次所能拥有的,才能够打动她们。

  大概率上,人的审美经常受年龄,环境,文化等多种因素复合影响。以化妆品为例,卖给年轻学生的化妆品往往包装是高饱和度色的,例如爱丽小屋;中端化妆品往往是收敛的色彩,例如倩碧;而贵的往往选择极简色,比如HABA。这符合人的审美上升的过程,而且这种审美对家纺床品的选择上同样适用。

  苏明玉作为《都挺好》中果敢独立的现代金领女性,年收入过千万,她在自己的床品选择上总是使用适合自己家居氛围的纯色系。而植物珍丝,恰好能迎合这类中产女性的需求。

  但审美同样是一个持续分化的过程,作为产品制造商,试图用一种视觉方案去取悦所有人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四十几岁的范冰冰把自己的卧室装扮成永远粉嫩的公主屋。喜欢蕾丝系的女性,很难做到逼迫她们去喜欢黑白灰的性冷淡风,即使你的性冷淡风设计得出类拔萃。但你也无法从她们对色系的选择中区分任何收入的差距。在卧室床品这种私密性较强的选择上,中产女性的审美显得更为肆无忌惮、接近本心,任何幼稚和不可思议的色彩都可能被她们所钟情,而她们,也显然更愿意为自己怦然心动的花型支付溢价。

  国内41%的GDP都源于女性的消费,占全球之,到2019年,中国女性的消费有望达到4.5万亿,这不得不唤起社会对女性角色的重新定位。或许我们永远难以理解中产女性的全部,她们突然出现、极速成熟,不断自我修正,在消费市场中对商家充满致命诱惑力。

  对于床品行业来说,跟上中产女性的需求并不简单,植物珍丝的出现,是一个偶然。下一个植物珍丝,又会在哪里出现?开奖现场